高二经济政治文化案例:婚礼,何时返璞归真 大操大办为哪般?(正确的消费观) - 吉祥彩票网(温州市华侨中学)

吉祥彩票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研组>> 德育教研组>> 教学资源>> 正文内容

高二经济政治文化案例:婚礼,何时返璞归真 大操大办为哪般?(正确的消费观)

文章来源: 作者:张恬静 发布时间:2013年10月10日 点击数: 字号:

  “一辈子就这么一次,钱花少了显得把婚姻当儿戏,办隆重些,不仅自己有面子,双方父母也有面子。”张季来说。

  在婚礼现场的迎宾区、宴席桌椅等角落,都布置着颜色不一的手工塑料绢花。婚宴一开席,院子里一桌桌农村风味的豆花饭让大家吃得尽兴、宾至如归。摒弃了大操大办,这场低调的婚礼不仅降低了成本,而且也受到了来宾的欢迎。

 

  在采访中,很多年轻人表示,婚礼大操大办是国人要面子的观念在作祟,不惜人力物力财力过度消费,甚至浪费现象比比皆是。

  “发请柬的都是亲朋好友,去参加婚礼随礼得按习俗来,自己比别人随得少,面子上过不去,更何况平时关系都很不错。”吉林省大安市民丁磊说,有的要随600元礼金,最少的也得200元。这对于月薪不到3000元的他来说是个不小的负担。

 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节庆委员会主任李汉秋分析说,在如今社会功利化世风的影响下,婚礼、丧礼、生日庆典等都呈现出奢侈化的趋势,婚礼尤其严重。一些年轻人为了举办婚礼花费很多积蓄,甚至全家举债办婚礼,这不但使本来喜庆的婚礼成为一种负担,也让许多婚礼因为过于关注花多少钱,而丧失了原本的内涵,成为一个形式大于内容的仪式。

 今年国庆长假期间,婚宴再次出现“井喷”,参加婚礼、随“份子”成为很多年轻人一个“甜蜜的负担”。与此同时,结婚讲排场、大操大办的风气日益盛行,很多青年结婚成本日趋上涨,昂贵的花费成为许多家庭“不能承受之重”。

 

  “想走走不了啊。”林一晨说,她10月2日赶去老家江津参加了表妹的婚礼。10月3日,又赶回重庆参加挚友的婚礼……

 

  10月2日,一对新人在四川仁寿县凤陵乡文化宣传服务中心的院子里摆开喜宴。他们都是大学毕业生,既没有租用豪华婚车,也没有请来大型乐队,更没有邀请婚庆司仪,只是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,举行了一场低调的环保婚礼。

  正在筹备婚礼的长沙白领张季来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40桌酒席,平均一桌2000元,酒水烟茶不少于3万元,加上拍婚纱照、找婚庆公司,一场婚礼办下来至少花费15万元。这让月薪加起来不足2000元,还承受着房贷、车贷压力的他和妻子深感“压力山大”。

 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,婚礼大操大办之风日益盛行,婚礼婚宴消费“指数”也不断攀升。

  这样的婚礼自然是精彩异常,任琦在亲朋中挣足了面子,花费也比原计划翻了一倍多。

 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博士郑少雄表示,婚礼给年轻人带来的巨大压力,很多是由传统的家庭观念导致的。要提倡简朴的婚礼,不仅需要扭转年轻人的心态,更要矫正父辈甚至祖辈的心态。

 

  婚礼大操大办,这种奢华之风缘何愈演愈烈?社会在发展,时代在进步,人们的生活方式和结婚习俗是否也应该随之发展与进步?让婚礼真正回归简朴和自然,我们的观念又该有怎样的转变?

 

 

  近日,《新京报》对100名在北京生活或工作的人进行了问卷调查,调查结果显示,国庆长假期间,86%的受访者收到了婚礼请柬。不论是环卫工人掏出的50元红包,还是企业老板6.2万元的巨额礼金,这份“心意”让近60%的受访者感受到了压力。

 

  “隆重办婚礼虽然是风俗习惯,但与国家提倡的节俭之风相违背。”夏学銮认为,想要“移风易俗”,先从婚宴入手。

  专家指出,改革开放以来,我国社会由封闭的传统农业社会向开放的工业社会转型,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,带来相应的婚恋文化与婚恋观念的变化,导致婚姻观念与行为多元化。结婚大办,费用日益高涨,也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。

 

 

  据了解,今年国庆期间,北京市婚宴市场火爆,每桌餐费都在2000元以上,高档酒店最低价格每桌甚至超过5000元,并收取10%至15%不等的服务费。

  这个国庆节,林一晨原本准备和朋友自驾去云南,可是上个月,她收到了4张婚礼请帖。因为这4场婚礼,她的国庆自驾游变成了“婚礼游”,仅随礼就要花掉3000元。

 

  “婚礼只是人生大事的一个仪式,光注重形式不妥,而应该把更多的目光聚集到婚姻的内容和质量上。”南京大学社会学院院长周晓红认为,只有改变大操大办的奢侈婚礼观念,才能让婚礼回归简朴和自然,让年轻人理解婚姻生活的真正含义。(本报记者 李 慧)

  婚礼扎堆,“份子钱”成为很多年轻人这个假期一笔不小的开支。而大办婚礼,又造成人力物力浪费。

移风易俗:回归自然怎实现

  “举办‘无婚车钻戒婚礼’,不失为一种自然、理性的结婚方式。既省钱省事省力,又低碳环保,更重要的是倡导了婚事新办的良好风尚。”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说。

 

 

  像这对新人一样,崇尚自然淳朴,举办简约有特色的婚礼,已经成为一些年轻人结婚的新选择。

  前不久,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雅虎网对2618人进行了一项调查。结果显示,95.4%的受访者表示当下婚礼花费很高,其中65.9%的人表示非常高。

  国庆期间,看着有些朋友的出游计划,刚工作一年的重庆女孩林一晨郁闷又心急。

  林一晨的经历并不是个案。国庆长假期间,各地婚宴呈井喷状,一些市民遭遇“甜蜜的负担”,礼金压力让很多人叫苦不迭。

  “原本预计婚礼从简,但看到朋友们的婚礼都办得风光,便觉得自己也不能跌份。”任琦说,结婚当天,摄像师请了两个,一个跟着自己,另一个则从妻子化妆便开始拍摄。迎亲车队由原计划的8辆变成10辆,从普通车换成了奥迪。

  大操大办婚礼,既增加了新人家庭的经济负担,又在社会上形成了一股攀比的不正之风。

 

 

  讲求排场:大操大办为哪般

  10月6日,就职于四川成都一家外企的任琦在某五星级酒店举行了盛大的婚礼。婚宴现场由婚庆公司全方位策划包装,歌手现场演唱、专业灯光,婚礼现场犹如浪漫的“烛光晚会”。

  婚礼扎堆:几家欢喜几家愁